欢迎进入江苏正安环保工程有限公司官方网站!

全国服务咨询热线

20000亿环保钱景图:至暗时刻后,竞逐赛变成了“马拉松”

  对于被视作重塑经济发展结构的环保而言,岁月静好一去不返的同时,也迎来了新一轮关键词:“有所为有所不为”。
 
  2018年,金融周期下行,“去杠杆”造就环保之殇:环保企业融资紧缩,成本急升,遭遇了股债双杀。梳理80家环保上市企业年报情况后发现,总体营业收入增速从2017年的31.76%滑落到2018年的15.16%。从细分板块来看,运营、设备类诚如水务运营、大固废、大气治理、监测等细分板块受“去杠杆”影响较小,投资、PPP工程类却是“重灾区”。
 
  融资承压
 
  谁来为“钱荒”买单?
 
  一年后,融资仍是每家上市公司都提出的普遍问题。环保产业带有民生服务的属性,加上国内环保产业竞争激烈,导致利润偏低。特别是民营环保企业的信贷产品仍然较为匮乏,仍以短期流动资金贷款为主,不能完全匹配企业的生产经营和回款周期。
 
  “PPP模式是企业垫资,项目做完后因各种原因迟迟不能结算,所以对方也不付钱,就导致出现资金问题。”中电环保董事长王政福坦言。信用等级遭遇金融机构隐性下调,部分前期过度举债扩张、风险控制力弱的企业出现了资金链断裂,到期债务无法清偿。银行贷款规模收缩,也必然提高融资资金价格,导致投资的环保基础设施贷款难度加大和融资成本上升。
 
  过去一段时间来,类似中金环境寻求国资驰援的环保行业公司并不少。2019年3月,中国雄安集团有限公司入股,与清华控股并列成为启迪控股的第一大股东;7月碧水源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文剑平及三位股东协议转让给中国城乡控股约3.21亿股已完成过户。至此,后者因持股10.12%,成为碧水源第二大股东;紧随其后的是东方园林,在将总占比为5%的股权转让给北京市朝阳区国有资本经营管理中心全资子公司,东方园林正式迎来国资入场。
 
  宏观层面看,大规模的环境基础设施建设需要大量资金的投入。从“国家账本”来看,今年将准备安排大气、水、土壤污染防治等方面资金600亿元,同比增长35.9%。这也是近年来投入最多的一年。即便如此,目前统计口径的环保投资包括大量园林绿化、产业结构调整补助等资金,实际用于环境治理工程和运营服务的资金严重不足。
 
  市场倒逼下
 
  “技术为王”渐有抬头态势
 
  筹资变难在另一方面也说明当前环保行业的资产质量仍有待提升,而投资力度的持续则代表我国仍有较为旺盛的环保治理需求。根据中国环境保护产业协会发布的《中国环保产业发展状况报告(2018)》显示,2020年我国环保产业营业收入总额有望超过20000亿元。
 
  随着行业调整期来临,变动后新的行业格局也正在形成:民企转向EPC和提供技术解决方案,国资逐渐主导PPP和大型投资类环保项目。未来,环保企业数量要从上万家减少到几百家,这就意味着并购重组仍将频有发生,产业洗牌才刚刚开始。业内认为,环境产业不应仅依赖于政策推动,更多要用内生创新去提升自身价值。
 
  诚如在工程主导的PPP的PFI领域(如黑臭水体),叠加上融资方面的优势,大型建筑央企攻城掠地,难言具有中性竞争的基础。“大企业资金雄厚,在项目承接方面更具优势。未来大企业并购具备技术优势的中小型企业或成趋势。”全国工商联环境商会副会长兼首席环境政策专家骆建华说。
 
  “一定要有技术。”在解决了一波城市污水和城市垃圾后,工业园区、农村污染、有机废弃物等更精细的事项浮出水面。过去那种单纯依靠资本血拼的粗放式打法少了,注重技术和效果的企业多了。“纯工程类的环保公司处于‘吃了上顿没下顿’的状态,平均存活周期只有半年。”而大多刚刚完成了从“非标”到“产品化”的转型,距离有着市场影响力的品牌效应,还有一段路要走。
 
  尽管虽然遭遇了危机,但这并不意味着环保出现拐点。环境产业开始出现由盛转衰的苗头,全国工商联环境商会副会长兼首席政策专家骆建华更认为这是一个新的起点。在这一趋势下,资本将优先配置到技术和装备领先的环保企业,环保产业投融资的技术创新导向将进一步显现。也就是,“不是说你跑的快就能跑到最后,还要跑的稳才能跑的好”。
文章链接:环保在线 http://www.hbzhan.com/news/detail/130833.html